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8-04-23 (Wed)
今天和大晴聯絡上MSN,說了很多關於旭的話題。
說著說著就說起了F4十月日本演唱會的事情。
當初聽到消息的時候腦中一閃而逝的居然是那個曾經想都不敢想的想法,
今年去日本看他們演唱會一定很棒吧!
爲了旭,我曾經瘋過,哭過,追過,也錯過過,
吃過了不少的苦頭。
年少輕狂時,想法很天真,覺得能夠表達出自己對他的喜歡就好,也不需要讓他知道。
記得最早的時候去參加的是一個很普通的上海電臺舉辦的F4 FANS聚會之類的活動。
事先便知道他們本人是不會出現在現場的,僅僅只會播出一些演唱會的視頻,
但是我卻一樣可以很High。
瞞著父母翹了課特地去那邊排隊領票。
去了才發現,沒想到去的人會有那麽多,隊排得很長很長,但是我卻絲毫沒有怨言。
後來到正式參加活動的當天,印象中好像只是播放了演唱會的視頻,
如果是現在的我的話,可能不會有這種想法要去參加,
可是那正是代表著我追旭的“初體驗”。

那種喜歡是愛嗎?我不知道。
那個時候不懂什麽是愛,只是知道對他“很迷戀”。


真正能夠看到旭,其實也並非是近距離地看到。
是在02年上海演唱會的時候。
雖然那個時候他並不在近在咫尺的前方,
但是至少我可以告訴自己眼前看到的,那個渺小到近乎肉眼看不到的身影,
的確是旭的生人。
那個時候,我好像忘記了周圍的一切嘈雜,
我忘記了自己是負債了600塊才走進了那裏,
我甚至忘記了自己是多麽辛苦才籌集到那筆錢,找人幫我去拿票,然後説服我爸媽。
散場的時候見到朋友第一個反應就是抱著她痛哭,
她嚇得問我怎麽了,是不是東西被偷了?
我搖著頭說我只是攝像機沒電而已,沒有能夠拍到旭獨自一個人的畫面。

一個明星而已,是否值得我如此迷戀?
只是迷戀嗎?不,那個時候已經變成了沁入心脾的“喜歡”。


後來,聽説了旭在北京有見面會的消息。
獨自拿著媽媽剛給我匯入的500元生活費就直奔北京。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踏上北京這塊土地,
是我從小就想了很多次一定要去成的地方。
沒有想到第一次去居然是我單槍匹馬過去,更沒有想到這第一次居然是爲了追旭。
保利劇院門口,花了很貴的錢卻只買到了最後一排的票。
我不以爲意,因爲這次的距離,近了……更近了!
他在我的視野裏,終于不再是投影屏幕上虛幻的身影,也不再是一個小得根本看不清的小點。
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説話,他大幅度的動作,
甚至沒有錯過他在舞臺上真情流露的眼淚。
很可笑的,那年的演唱會和那場見面會的票子我至今仍然保存著,
這是我愛的痕跡,紀錄了我這6年多來的心路歷程。
那次在北京的經歷,更有著刻骨銘心的記憶。
曾經,我們僅僅只有樓上樓下7層樓的距離,我等了大半夜卻還是沒有等到他。
曾經,我以爲那麽大的機場,要見到他根本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所以我放棄了去找他。
可是沒有想到命運和我開了那麽大一個玩笑,
我以爲絕對不會發生的事情卻發生了,我該高興的不是嗎?
只是這次陪在他身邊走過這一段路的人群中,沒有我。
知道這個消息,是在回去天津的火車上。

痛,撕心裂肺地痛。
不知道爲什麽,在擁擠的車廂中,眼淚就這麽匯集成河。
那個時候只是想著他,只是後悔錯過。
3天,整整3天,無法看到他的樣子,無法想到那次追旭的回憶,
哭濕了同學的肩頭。

那一刻,我終于明白,這一种感覺,不是心動,不是迷戀,不是喜歡,
而是愛!


後來《魔幻廚房》在上海首映,他出席了首映禮。
可是我是首映禮的第二天回到上海的。
不久后在媽媽朋友的幫助下去到上海影城觀看這部電影。
走在旭走過的路上,我不經意地問那天旭來的時候他們是否都見到了他?
媽媽的朋友說,
“當然啊!很多工作人員都在後臺和他合影了!
可惜你那天沒來,否則的話我就可以帶你一起過去了!”
聼到這句話,心情止不住得失落。
唇畔泛起了一朵沒有笑意的笑花,

認識他以來,一次次地錯過,心痛、失落已是家常便飯,
這樣的習慣,我可不可以選擇不要?


那一年,本有很多機會可以見到他。
他發片了,北京、上海握手會,我一次都沒有能夠參加成功。
心一次次重重地落下,上一次見到他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上輩子了麽?

直到那一次聖誕節天津的拼盤演唱會。
我開心地得知了他要來的消息,並且知道天津機場並沒有所謂的VIP通道,
他可以在我的注視下無所遁形。
還是沒有猶豫就去了,站在出口処等了好久,
終于看到了他出現在電梯上,滿臉笑容,朝著我們的方向不住得揮手。
看著他辦理手續,看著他朝我們緩緩走來,
那一瞬間,真的忘記了呼吸。
甚至還來不及伸出想要碰到他哪怕一秒的手,他便已如一瞬的風在我面前低頭走過。
這是我和他之間最短的距離了吧!甚至沒有一米。
雖然只是一秒鐘,可是在我心頭的記憶便是永恒。

我本來以爲我沒有那麽貪心的,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去到臺灣看看他就好了。
但是不知道爲什麽,這次想要去日本看演唱會的願望是如此強烈。
是不是因爲日本是我夢想中的國度?是不是因爲日本的演唱會舞臺是我一直很憧憬的?
是不是因爲這可能是你們4子最後一次同台歌唱?
還是因爲,我可能無法承擔這次錯過你的代價?

總之,就那麽衝動地拜托家族的姐妹幫我訂票了。
一張票就要1000塊,我是瘋了嗎?我想是的。
沒有跟父母商量過,沒有想過過去那邊可能面臨著多少困難。
我只知道,等這一刻等了好久。
沒有想到,可能我第一次踏上日本,也是我一個人。
可能這一次,為的還是同一個人——言承旭。

旭,你究竟有什麽魔力?讓我不惜傾家蕩產也要看到你,
你對我施展了什麽魔法?讓我面對你的事就無法冷靜思考。

我衝動嗎?是的,我太衝動。
可是人生能夠瘋幾次?年少輕狂又可以容許自己衝動放肆多少回?
原諒我,這次的任性還是因爲旭,因爲我放不下,因爲我已經愛到無可救藥。


言承旭,你能不能告訴我,
那麽愛你,是爲什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心の追逐]只為旭狂 | COM(15) | TB(0) |
2008-04-08 (Tue)
最近其實還是有蠻多事情想寫的,但是主要的還是和旭有關,
所以就暫時將分類分在這裡。

上週六結束了在書店2個月的臨時幫忙,周日開始放自己大假到了今天。
又恢復了之前宅的日子,其實心裏還是蠻有罪惡感的,覺得自己還是太墮落了。
這兩天我媽回來就一直在我耳邊重復說新來的同事做到多麽多麽晚,
說我不去店裏上班,說得我好像真的是很不孝的孩子。
我覺得有很多事情真的是不能夠勉強的,勉強出不來好的東西。
我還什麽都沒有經歷,什麽都不懂,
在這樣一個我身上壓下如此重的擔子,真的可以嗎?
我不想背負太多,真的不想店裏有什麽事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
沒有我,這個世界還是要運轉,
沒有我,店還是要開下去,事情還是會有解決的辦法。
深刻覺得這種時候與其靠別人,還不如靠自己來想辦法,
連我自己都覺得我是一個很靠不住的人……

前天出了新的教程,很多親都在下面留言說我很害,說我一定是寫了很久吧!
其實我也不知道爲什麽我會做那麽多。
說實話那篇日誌我差不多花了10個小時來寫。
10個小時,對於一個人來説究竟可以做多少事情?
有的事情,如果你不去付出,不去嘗試,就不會收穫到什麽東西。
而就是因爲這個過程是很艱辛的,當品嘗到那勝利的果實時才會真的懂得珍惜。
現在的我就是這個心情。
我想告訴大家的是,不要以爲很多事情自己都做不到,或者對自己很沒有信心,
其實沒有什麽難關是自己無法跨越的。
當你決心去做的時候,哪怕花再多的時間,付出再大的努力,也會想要實現它,做好它。
寫教程並不是多困難的事,困難的是你有沒有時間和耐心去截那麽多圖,
去處理那麽多的圖,
重要的是,你究竟抱有多大的樂於分享的精神呢?

不過同時也想要跟來研究教程的人說一句,
你們眼前所看到的東西,並不是理所當然存在的,
別人付出了遠比你看看,學習一下更加大的力氣去寫這些教程。
所以請不要吝嗇你們的一句支持和感謝,
我想你們誰都知道這些簡單的話對於一個人來説是多麽溫暖和感動。


前段日子,家族裏面又因爲某些權力開始了爭鬥。
真的覺得很難明白,權利、管理員的位置,真的對於她們來説那麽重要嗎?
所謂高処不勝寒,人站在越高的地方,就要越來越將自己暴露在空氣底下,
成爲很多人的箭靶。
所以我寧願默默無聞,做一個很簡單喜歡他的人,
平時一直潛水,基本上和誰都不太有交集,
我用我自己的方式守護著他。
這個家族,如果沒有言承旭這個人,我們就什麽也不是,更不會有家族的存在。
爲什麽我們不能將挺他成爲我們唯一的信念呢?
而我,看過太多這樣的爭鬥,
前一秒大家都還是朋友,談笑風生,
后一秒就劍拔弩張,針鋒相對。
誰喜歡他,有多喜歡?
誰不喜歡他,爲什麽不喜歡了?
這些對我們來說真的重要嗎?
有的旭迷離開了家族,她們爲什麽選擇離開?是自願走的,還是受到了排擠?
這些真的比支持眼前受傷病所苦的Jerry更重要麽?
重要的是什麽?
重要的是自己喜歡他,會一直都這麽喜歡下去。
這樣就夠了,不是麽?

昨天和在天津時的一個同學聯絡上,她問我,現在還喜歡言承旭麽?
我笑著說,當然啊!都多少年了!自然還是很喜歡啊!
同學驚奇道:“我天!你怎麽還喜歡他啊!”
在我看來,喜歡Jerry的這6年,已經成爲了我人生的一個勳章,
是一件絕對值得我引以爲傲的事情。

我一直都不想將這種喜歡複雜化,參雜進更多別的因素。
即使是現在在貴族,擔任文翻組負責人的身份,
仍舊不想要耀我自己的什麽功勳和地位,
我跟苗大說,希望自己的ID上不要有什麽斑竹,或者是文翻組的頭銜,
我只是爲了守護他們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已。
每個人守護Idol的方式都不同,
我不想別人用什麽權利和地位來褻瀆我的這份守護的心。
所以在貴族,我始終保有著最普通的ID,我什麽都不是,什麽也都不要,
我只是想要看著他們好,那就夠了。

也一直都覺得Blog是我自己的地盤,所以我並沒有在偶像上下太多的筆墨,
我低調到可能有人認爲我其實並沒有多喜歡他們。
我們的生活還是現實一些比較好,不要讓太多虛幻的不真實的東西控制住我們的思想行爲。
我們的人生也並不是由Idol們左右的。
至少我不想讓Jerry成爲我的全部,生活的終點。
但是同時我也希望別人能夠清楚,
或許我的花園很大很美好,
而Jerry這朵花永遠是被播種在最醒目最好的地方,
再多再美麗的花叢,也只會簇擁在他的周圍,為他點綴,為他盛開。
喜歡Jerry,一如我執著所愛一樣,
不會想要背離與放棄!


不知道爲什麽,每當別人問起我最喜歡的明星時,
我都會加一句“說出來可能會遭鄙視”,
其實在F4當道的時候,他們紅得太快,支持的聲音有很多,但是反對的聲浪也不少。
他們的能力,的確被外表所掩蓋,
也讓人對他們的實力充滿著懷疑和不信任感。
不過在經歷了這個圈子這麽多年,
我覺得Jerry已經能夠獨當一面了!
他所付出的努力,絕對不輸于其他任何有實力的藝人。
他真的真的需要得到別人的肯定,
而那麽喜歡他的我,也真的很希望得到別人的贊同。

昨天他的新戯記者會召開了,宣佈了一個很大的消息,也可以算作是一個驚喜吧!
Jerry將于4月底開始在上海進行爲期2個月的拍攝。
上一次看到他生人是什麽時候的事情了?
我都不敢去回想,深怕想起這幾年來我喜歡得有多麽不真實。
也深怕這份愛會隨著他來上海而再度爆發。
我以爲我已經可以做到很理智了,但是血液裏對他的認定和歸屬因子卻又躍躍欲試。
立刻和友人提出到時要一起去追的想法。
見了他能做什麽?
我也不過希望能夠和他說幾句話而已。
到時我又想要說什麽?
其實也真的沒有盤算過什麽,只知道不想讓這個機會就這麽從眼前溜走。

如果這次錯過了,我不知道還會不會像那次離開北京一樣,
哭得不能自已。
不管怎麽樣,我只是不想自己的生命又再多一個遺憾,
哪怕是哭,也要是喜極而泣的淚水!

最後放上最新的《你是我唯一的執著》的MV。
回想從《流星雨》到現在,旭在外形上究竟做了多少的改變?
而他的内心,卻始終沒有改變,
而我,也始終堅持著對他的愛,絲毫沒有改變。

這是我見過最最簡單的一個MV,沒有別的鏡頭,只有他一個人,
可就是這份純粹,讓我能夠更仔細地看清他,
看清他努力演唱的神情,看見他投入的眼神,
只是看清楚他……

瞬間被秒殺了!

這首歌,暫且不論是Jerry所唱的,無論歌詞和旋律,都深深觸動我心。
特別特別喜歡這句歌詞——

我答應過我自己,要贏得世界交給你。

想想我自己現在的心境,其實做了那麽多努力,也無非想要得到那個“他”對我的肯定而已。
這個世界,我只是想要爲了他去爭取,希望他能夠真的真的看到我的愛。

你知道我有多愛你,你知道的,
可是,爲什麽你要讓我愛得那麽痛苦?



| [心の追逐]只為旭狂 | COM(7) | TB(0) |
2008-01-10 (Thu)
每年家族都會自製一些檯曆什麽的來給大家作爲新年禮物,
今年當然絲毫不例外了。
記得第05年的時候做的是周曆,整整一年52周都配上了圖片,
這本周曆至今我還收藏著,嘔心瀝血之作啊!
06年的時候是挂曆,很大的挂曆佔據了我整個床頭,下面還很貼心地配上了記事欄。
當初這麽大一幅挂曆被我挂在寢室的墻上,真是奪人眼球啊!
無數人贊嘆不已。
當然最後還是跟著我從天津帶回了上海。
07年的時候家族也有人做了台曆,可惜我那段時間很少上家族,所以錯過了。
沒有這份新年禮物的時候,縂覺得墻上或者桌上空空的,缺了什麽似的。
其實今年早已經買了正版的官方挂曆,挂在墻上也機具效果,
還附贈了一本小檯曆。
但是始終覺得還是家族的製作用心,因爲這是充滿了大家滿滿的愛,
盈利反而變成了不重要的事情。
考慮了一下,還是買了,畢竟其實40塊的價格也不貴,
而且真的覺得今年的台曆真的很好看。

一直以來都比較喜歡買一些比較實用的周邊,
至少在欣賞的同時還很有價值,不會讓人覺得是擺著積灰用的。

昨天其實就已經到手了,不過最近實在是有些事要寫,所以沒有第一時間與大家分享。

很多人都覺得很驚訝,爲什麽一個那麽花心的我卻可以做到對旭那麽執著。
其實這種感覺真的很難解釋,
第一眼看到他時,便有了一種鍾情一生的感覺。
很多人對他很不屑,覺得他空有一個外表而已,
甚至有的人覺得他外表也根本沒怎麽樣。
的確,或許真的說美型他沒有現在日韓很多的小男生妖艷,
說歌聲也並不是那種實力派,剛出道時還頻頻走音,
論演技最初的《流星花園》被無數人罵說做作。

但是,這些有什麽關係?至少他肯努力,他肯正視自己的缺點,
不掩飾,不逃避,勇敢面對。
現在的旭,穿著早已沒有了最初普通得和平常人沒兩樣的俗氣,懂得了搭配自己,
現在的旭,歌聲也不再聲嘶力竭,用溫婉的唱腔演繹出屬於他自己的旭式深情,
現在的旭,“道明寺”的光環早已被卸下,取而代之的是“蘇怡華”的一顰一笑。

我不要求任何人來肯定他,甚至不敢奢求所有人都不會看輕他,
每當有人在我面前吐露不屑的語氣我也從不與之正面衝突。
但是,只要他還讓我看到他身上不斷繼續的進步,
我就不會停止對他的愛。
哪怕所有的人都否定他,嘲笑他,不喜歡他,
我還是依然走自己的路,堅定自己的愛,喜歡這樣一個樸實無華的男人。


在這次的台曆上印有如下的一段文字,
它們讓我看到了一個不想被污染的旭,一個想要只做自己的言承旭。

我以前比較會簡單地笑,現在已經不太一樣了。
多了一些世故,多了很多壓力在身上。
真,這個字通常伴隨在我身邊就是傷害……

平常真的很低調,低調到他們都覺得我快消失了。
我是蠻在自己的世界裏的。
我以前剛進這行,以爲做藝人就是上下班打卡,
私底下把自己的本份做好就好了。
某些事情其實我也努力去做啊,別人有沒有看到我不管。
我不希望人家知道太多或去了解我太多,因爲了解越多,
就會覺得我這人其實很無聊,很無趣。

我的個性就是那種“做自己”,所以我一直跟大家說我不太適合出來,
尤其要出來面對很多人。我還是有很多自己的問題吧。
最好的方式就是努力拍戲,然後做自己覺得可以做好的事情,
盡量不要出來被人看到,這對我來講應該比較好。

我一直覺得幫忙人的同時,你可以感覺到自己是幸福,幸運的。
講是很簡單的,每個人都很會講要珍惜,要活在當下,
要我每天都記得要珍惜,活在當下,很難。
尤其是在這個圈子,會因爲追逐某些東西而迷失。
我一直很小心地警自己,
千萬不要變成演藝圈的某某某。


現在的我感覺心靈已經老了,縂覺得沒有以前那麽有興致去看稍長一點的文字。
但是不知道爲什麽,看到這段話,心中卻奇異般得寧靜。
好像周圍什麽聲音都沒有,只是沉浸在這段話中。
我想這個時候的我,心中也應該在和旭對話吧,
說著自己的感動,訴説同樣心裏的共鳴。

我也要警我自己,不要因爲金錢、利益,和漸漸踏上社會工作產生的世故,
變成了權利世界的某某某。


今天不想寫太多的文字了,直接上圖吧,希望看到這些圖的你,
不管是不是喜歡他,都能夠在他的身上找到一些能夠刺亮你眼睛的優點。

封面



唯一的文字頁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 ReadMore
| [心の追逐]只為旭狂 | COM(8) | TB(0) |
2008-01-01 (Tue)
1月1日可能對所有人來説都是值得寫的一天,
可以寫新年展望,可以寫新的願望,可以寫下愛情中甜美的音符。
而我的1月1日,永遠只爲了一個人而留下。

只要這個日誌還會繼續一年又一年,
1月1日,我永遠將這一天的美好留給旭。

言承旭,愛你無可替代!
吾愛,2008年,你依然是我們最大的奇跡。
31嵗,生日快樂!
Happy Birthday To Jerry!
ジーリさん、お誕生日 おめでとう!

我唯一愛的就是你!
I love you forever!
愛してる!
Je t'aime...
Te amo...
S'agapo...
Ich liebe dich...
Ya tebya liubliu...
| [心の追逐]只為旭狂 | COM(7) | TB(0) |
2007-12-31 (Mon)
      人的一生會遇到很多人,很多事,自以爲掌控住了命運,卻往往被命運操縱。很不想有一個男人會出來衝擊到自己的靈魂,很不想一輩子都抱著那种愛卻被愛不到的感情活著,很不想讓自己的地球總是圍繞著別人而轉失去自我,可是天不從人願。
      2002年1月1日,從這個男人站在舞臺上第一秒開始,我就將靈魂賣給了他,不,應該說是送給了他,心甘情願。原來,想念一個人是會上癮的,越看不到就越想要看到,傾家蕩產也要看到;越愛不到就越想要去愛,粉身碎骨也要愛到。
      我把靈魂送給了這個名為“言承旭”的男子,如果,這個世界真的有時光隧道,如果命運安排我重新回到02年1月1日的零點,如果真的有一個命運之神告訴我,打開電視機,我就會沉淪,從此會將靈魂送給他,我會怎麽選擇?只要是他,只要我打開電視機能夠看到的人是他,我想我還是會選擇將視線關注在這個有他的舞臺,開啓我們命運之輪。
      我在滿天的《流星雨》之中找到了他,他不是流星,他是一顆恆星。流星稍縱即逝,但是恆星會永遠留在天空,只要天不塌下來,他就會有屬於自己的舞臺,揮灑出屬於他的能量。不知道爲什麽,沒有一個男人會讓我在看第一眼的時候就那麽肯定自己與他的糾葛,但是在我們命中注定相逢的那一瞬間,我卻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那种感覺就像飛蛾撲火,哪怕燒成了灰燼也在所不惜,那就是——
      言承旭,我《要定你》!
      從此以後,只要有他出現的舞臺,我總是《第一時間》為他喝彩,從不吝嗇說“《我是真的真的很愛你》!”
      一轉眼,我們走過流星雨的夢幻夜晚,來到了《煙火的季節》,本以爲我的愛會和流星一樣短暫,與煙花一樣水過無痕,我以爲我的少女一般的迷戀根本不會比我喜歡一個男人喜歡3年而長,不會比我喜歡一個男人喜歡到想要放棄生命還要執著,可是我錯了。我的王子,爲什麽我還是《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我知道我不該對你《Ask For More》,爲什麽我還是在心裏默默奢望?想盡一切辦法去到你的身邊,出現在有你在的《愛的領域》,親口說出那一句“《Te Amo 我爱你》,我是真的《絕不能失去你》!”《只有我》,會在煙花燃盡之後,不斷流下悲傷的淚,淚沾濕了衣襟,像是又一次綻放的煙花,燃燒著我不滅的愛。
      終于,我擁有了和王子距離《一公尺》的機會,這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記憶拼圖》,只要一片,勝過最完整的畫面。《想要愛你》成爲了眼前唯一的信念,我不知道你究竟對我有什麽《地心引力》,對你的愛如果是一瓶毒藥,我都想要毫不猶豫地一飲而盡,因爲《I Want It Now》。就那一秒鈡,我抛卻了自己的身份,想要貪心地為你《做個好情人》,是你讓我《忘了自己》,做了一場這輩子最短卻也最美麗的夢。但是夢還是會醒來,發現自己已被《隔離》出你的世界, 看著你匆忙離開的背影,自己終究還是一個《陪襯品》。
      等,等,等,等過了一個秋,又過一個秋,等過了3年又過3年,6年來,從來沒有一件事能讓我不曾放棄,除了還是《在這裡等你》。你再次出現,走出《流星花園》,卻羞澀邀請《來我傢吧》,身上沒有了《烈愛傷痕》,享受在《魔幻廚房》中細水長流的溫情,帶著盛氣逼人的《籃球火》,宣告你已走出那座《白色巨塔》。我和你一起《體驗》著這人生的跌宕起伏、愛恨嗔痴,終于明白了《我沒有辦法離開你》,而不再遊移的是,這一生只有《你是我唯一的執著》。
      如果,如果,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事需要我們用到“如果”這個詞語,如果真的會給我一次機會,幫我實現一個願望,我會想要

      只求神成全,比你多活一天,你一個人我不放心!

      下面想要分享一個採訪F4新專輯記者會的記者寫下的花絮,看了她的花絮我的心很痛,卻還是心存感激可以看到這篇報道,因爲它告訴了我,我沒有愛錯人。

      终于轮到了内地,会场上没了FANS,没了港台的记者,我知道战斗真的打响了,我真的不能再懦弱了,一开始发问的是湖南台的记者,好像是浙传的吧!
      对于这张专辑,内地的销量有什么估计吗.我知道阴谋开始了.
      没有啊.小V回答.
      那你们代言的时候直呼台湾是一个国家,你们的这张专辑卖给我们是不是当作外国人呢?
      对不起,政治问题不涉及.主持人回答.唇枪舌剑已经开始了
      那请问言承旭近来在日本的方面发展,内地有没有打算呢?我接过话了问
      没有啊,可能明年会在内地多一些活动吧。有了刚才的问题,他很小心,我还没来及再问,有一个站了起来,您对抗日战争怎么看,您在日本会不会不舒服,毕竟他们当年有杀中国人.
      说到这,全场一下静默,我真是不知道该说她的这个问题到底是出于什么意图,旭早已愣在那里,已是场面尴尬.
      政治问题我们不涉及.主持人又重复了一遍,我心里苦笑能吗,自从内地的所谓台独事件后,这件事的炒作远比一张专辑来的热闹,谁都明白.
      会来内地宣传吗.我接着问,这时的F4谁也没先开口,就是主持人说,肯定会啊.
      为什么,你们去日韩比内地要多啊.我实在是不想再呆在那个地方了,简直像个审判会,我也不知道他们所谓的爱国是什么,费了那么大得劲,就为了到这里来证明自己是个中国人,真的满悲哀的.半个小时,主办方就宣布结束了,我们一大堆记者,撤了出来,我正好去后台采访阿ken,远远地看到不知jerry和郑先生说着什么,助理似乎还递了纸巾,然后他们一行人说还要拍戏就走了。听到一个工作人员说,在圈子里这么多年还是那个脾气.
      在后台,找到了阿ken,象征性的问了几个问题,仗着交情,问他刚才怎么了,他悠悠的一叹还能怎么,他太脆弱了呗.当初被骂的时候他就很难过,他一直说是中国人,谁会相信啊.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想,别把娱乐圈政治化不行吗.


      是的,在那一刻我只看到了那些醜陋的人骯髒的嘴臉,虎視眈眈盯著一個獵物就想要下手。你們想過沒有,你們的眼前也是自己的同胞,爲什麽要在同胞,要在手足面前上演出這出“親者痛,仇者快”的戲碼?爲什麽同樣是人,同樣是爲了爭一口飯,有的人卻可以出賣良心,出賣自己的職業操守?
      與人難堪,同時也是與自己難堪!

      我的王子,這6年的娛樂圈還是沒有能夠改變你,無法改變你的敏感和脆弱。記憶中已不止一次在節目中看到你悶悶不樂的臉,哭紅的雙眼。那一次“星際寶貝”的見面會,在後臺哭得像個孩子;那一次上陶子的節目,因爲心結用紅著的眼憤然說出“人在做,天在看”的話;那一次《封面人物》,被說到自己的家庭情不自禁滑落臉頰的淚珠。
      我很高興你的沒有改變,但是這個娛樂圈對你而言還是一把利刃,不要將自己脆弱的一面讓別人看到,受了傷害就要懂得反擊,眼淚只會是你的第二道傷口。

      在這個《Fantasy》的夜晚,我的腦中閃過6年來所有的畫面,那些歡笑,那些淚水,那些不曾改變過的愛,我只想在你世界的另一方,遙遠地送去一句我的祝福——

       “言承旭,生日快樂!你一定要幸福,你擁有了我們,你已經擁有了你這一世的快樂,而你一定還是要努力,努力贏到你自己生生世世的幸福快樂。我不允許你再哭,就算是哭,那也一定要是幸福的淚。我要看到一個永遠不敗的‘言承旭’,一個還是擁有單純羞澀笑容的‘廖洋震’!”

      如果是夢,讓我永遠不要醒!


| [心の追逐]只為旭狂 | COM(11) | TB(0)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