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8-04-21 (Mon)
這段日子以來真的過得很煩,在工作或者生活的時候,
無時無刻不在心裏吊著一塊大石,七上八下的!
發現今年我一下子煩惱變得多了好多,不管是學習還是工作,甚至是戀愛,
一堆迷茫的未來等著我。
工作的時候總是會想我是不是真的應該做這份工作,我是否真的喜歡?
之前我說過某人答應過我,今年要是我能夠找到工作拿第一筆不是我爸媽給的工資,
就來上海看我。
這是我等了好久的一刻,我也深深體會到了他的用心。
其實不管我怎麽決定,哪怕是呆在家裏為了家族事業而奮鬥也好,
只要是我決定的,是我真心喜歡的,他就會替我感到高興。
其實這麽久以來,我也在努力地嘗試,嘗試喜歡這個工作,嘗試接受無法去外面做事的現實。
雖然聼說同學一個又一個簽在了月薪4000以上的公司時,
心裏還是有很多很多的不甘願,但是已經不會變得那麽怨天尤人了。
或許別人說得很對,找一份工作也無非是要讓自己能夠過上好日子,
我已經比別人幸運了很多,走了很大的捷徑,
我還有什麽可以不滿足的呢?

人都是要生活,有理想有目標的,可是凴良心說,這些沒有金錢支持的話,
什麽都只是零。
我要是想要更快地實現一個又一個目標,接受家裏的安排,勢必是必然的。
回顧從出生到現在有記憶的人生,
我對未來抱有過無數的幻想,有過很多的理想,
很多都已經一一實現了,靠著我自己的努力。
而那些沒有實現的,我是不是也該清醒一些,告訴自己該放手的時候就不要再緊握了呢?
當一個人沒有辦法再選擇自己喜歡的事業的話,
那麽我們至少可以去選擇做一份可以得到別人肯定的工作。
我終于意識到了,這個人世間或許充滿了矛盾、無奈和糾結,
可是換一個角度看問題,或許改變自己,迎合生活,才能讓自己過得開心一些。


其實昨天我一個人加班加到了晚上8點。
昨天真的忙了一整天,基本上連喘口氣的機會也沒有。
對我來説,這份工作早就沒有了所謂的午餐時間,
即使是吃午飯也只是一邊對著電腦不斷奮戰一邊隨便耙幾口飯或者是啃兩口麵包。
他們都說我是一個工作狂,說好聽點我很認真奮鬥到很晚,說難聽點我就是不會安排自己時間。
而我也有我自己的原則,我的原則就是,今天能夠做完的事決不拖到明天。
雖然說有的工作並不用一天内完成也不要緊,可是如果我盡力做了,
至少可以騰出第二天的很多時間去做別的事,
哪怕沒有別的事也好,至少自己可以過得輕鬆點,不用腦袋裏無時無刻不緊綳著一根弦。
從計算機的領域跳到了類似財務的領域,
發現的確真的有好多的學問,那些賬單,每張紙都代表著錢,
一張沒了等於錢就沒了。
管賬的工作爸媽的確不會放心地交給任何外人去做,
所以目前爲止那邊的帳只有我一個人會銷。
前兩天在銷賬的時候發現了很多的問題,以爲是自己沒有用對方法,
可是昨天等到過去做這事的同事過來指導我時卻發現我真的發現了很多賬目上的問題。
過去多算人家的,少算人家的,如果沒有我這道工序來把把關的話,
好多錢就會這麽不翼而飛了。
畢竟人家是不會把你少算了他們的錢主動來反映的,所以只有認真紀錄好每筆帳的出處。
下班的時候和哥哥打了一個電話,我說了句很經典讓他笑了半天的話,
可是正是這句話讓我找到了目前爲止我工作的動力和意義,
所有的苦澀和委屈也漸漸得變得不再那麽辛辣痛苦。
我說,當我檢查出了那麽多賬目上的問題后,
我一一地想辦法去解決這些帳,
這個時候我突然有了好像我會拯救一個企業的自豪感。


或許這麽說很多人都會笑吧!我好像是一個沒有見識過世面的鄉下人,
不過真的當一個人在工作上找到能夠受到肯定的地方,
打心底裏會產生出無比的驕傲,對自己有很大的鼓舞作用。
這種開心,甚至是後來我8點下班,一個人走了20分鐘的路才走到車站,天空還下著零星小雨,
都沒有能夠掩蓋住的喜。
對於之前一直被父母否定,甚至在實習中遇見到社會的險惡的我來説,
真的太需要太需要這樣的肯定了!

今天媽媽下班回家,我問起她這兩天在傢查的前段日子我在店裏打賬單時的帳目有沒有錯誤,
媽媽很開心地跟我說她查的我什麽錯都沒有發現。
我安心了很多,也越來越開心,自豪地說“當然了,那個時候我可是每天都會檢查一遍的!”
後來說著說著就提到了工資的問題,
我媽說“你放心吧!我知道你這次很用心!工資肯定會給你的!”
然後說了句更讓我振奮的話——
既然你那麽想要筆記本電腦的話,那就給你買一台吧!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本以爲今年要實現年初定下的另2個目標已是希望渺茫,
沒想到我的努力終究得到了回報。
雖然說最終錢還是爸媽出的,但是這並不是靠我撒撒嬌,裝裝乖就能得來的,
是由我的雙手和勞動獨自贏取的,
也算是沒有違背我最初的本意吧!
這是不是代表著,今年我已經離日本又跨近了一大步呢?
一切,都不再僅僅只是想想而已……

前段時間我曾經寫過一篇日誌,標題是“要怎樣才能獨當一面?”
雖然現在的我,離所謂的“獨當一面”還很遙遠,但是前面的路已經不再煙霧繚繞,
讓人看不清未來的方向,
雖然一樣還是沒有地圖,可我已經能夠勇敢向前走,面對所有現實施加于我的壓力和考驗。
眼前的獎賞不止是物質上給我的肯定,也在精神上給了我無限支持。
既然無法改變現實,那麽我的未來,你就好好接招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心の休憩]工作日誌 | COM(4) | TB(0) |
2008-04-01 (Tue)
今天的心情很差,差到隨著重感冒的愈演愈烈有隨時暈倒的可能。
早上醒來,發現喉嚨裏幾乎像火在燒一樣,吞嚥都有困難,聲音也快發不出來了。
本來其實有跟爸媽請一天假的打算,可是沒有發燒我也不好意思跟他們請假。
我不想父母都覺得我是一個沒有辦法承受一點痛苦的人,
也不想讓別人說我很矜貴,一個小小的感冒也經受不起。
其實我也明白,我在店裏上班,好多人都看著,
我這個人人嘴裏的大小姐,是不是真的有那麽一些可以值得大家肯定的東西。
這次的感冒真的是來勢洶洶,我平時很少會感冒,
沒想到一感染上就一發不可收拾了,天天咳得好像要咳出血了一樣。

早上剛去到店裏,就有客戶來投訴説早上他們出早班去發貨的書沒有收到。
接著便跑上跑下找人問情況,本來就難以發聲的喉嚨更是雪上加霜。
還好今天來投訴的那客戶心情看起來不錯,
平時他就算少一張報紙,踫到他心情不好的話也會直接電話裏開罵,
領導也說他搭進搭出的。
其實很多時候很不滿意領導的某些方面,
踫到不是他的錯,就大聲數落別人的不是,冠冕堂皇。
而如果問題就是出在他身上的,他也會極力狡辯,
我媽就曾經說過他永遠不知道承認錯誤。
只要是他自知理虧的事情,他就想辦法逃避與人家正面交鋒的時機,
就只會說一句“他神經病的,不要睬他!”
但是人家畢竟是客戶,就算他這麽說問題也還是存在著,
往往最後都是人家來找我們說。
今天也是。
客戶打電話來説想要加一些雜誌,他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但是後來發現只有一個書店裏還有貨,另一個沒有貨了,
他也不去告訴人家,就說明天給的時候再通知。
但是雜誌是很有時效性的東西,我們沒有就不要答應人家,
做不到就要及時和人家道歉,讓人家快點自己去想辦法,
雖然領導平時很照顧我,但是某些方面來説,工作我真的無法認同。

後來在樓上打單子時就有一個同事上來爲了一些工作和我爭執了幾句,
也不是吵架什麽的,大家都是爲了工作在爭執,
不是說我不能聼進去別人的意見,
暫且不說我的想法對不對,但是對於一個病人來説,應該得到稍微的體諒吧?
他們倒好,完全不懂得要體諒我,就挑我病了和我大呼小叫。
這一吵下來,我整個人搖搖欲墜,都快要支撐不住身體的重量了。
中午吃飯時也是,我在吃飯,他硬要上來打一張單子,
還硬要我位置讓出來給他打單子,旁邊那台電腦空著也能打,
他死活不肯過去,說什麽那台電腦數據要是出錯了誰來負責的話。
就算是這樣好了,這張單子我心裏也明白,並不是十萬火急一秒鐘都不能耽擱的單子,
等我個十分鈡吃完完全沒有問題。
本來我們店裏就沒有特別規定吃飯休息的時間,
通常中午我們吃個十五到二十分鐘馬上就立即工作了。
可就是這一點點的吃飯時間他們都不讓我太平,
哪怕讓我讓位子也應該態度好點吧,也絲毫沒有,強硬得要命,好像我欠了他們的一樣。
店裏就是這樣,一人一個主意,沒有一個人肯吃點虧,
這個人真要說不好,其實也不是什麽多坏的人,
就是不肯和人家好好説話,自己想干什麽就幹什麽,絲毫不體諒別人的心情。
就這麽一早上下來,我已經被氣到飽,身體也越來越難受。

我媽更強了,中午人家一個電話來了她就自己回家打麻將了,將我一個人晾在店裏,
我爸也出去談生意了。
而且我媽走的時候也沒有告訴過我,我只當她是出去打款了,
想慢慢做做到3點她回來就好回家了,誰曉得她根本就不回店裏了。
早知道我就不會那麽磨蹭,2點搞好就自己回家了。
天知道我多麽想要快點回家睡覺,是考慮到我媽可能沒那麽快回來才故意放慢腳步的,
或者我知道她不回來的話中午就能和她一起回來了。
説到店裏打單子的人也不是一個也找不出,
但是要是我這麽做了我媽一定又一個狀告到我爸那裏,接著我就等著挨我爸的批鬥吧!
她中午一個人跑掉的事情也不是一回兩回了,好幾次我下班都沒人肯送我回家,
我只好一個人回去,我這是招誰惹誰了……
今天還好是有人送我回去的,可是不知道爲什麽今天車開得飛快,
我從來沒有暈車過,可今天下了車胃就開始翻江倒海。

最主要晚上和我媽說到了論文的事情。
上週我問了教務了,她說中期評審時間導師自己定,
而初稿基本上4月底就得交了。
我先在一個字都沒寫過,本來想今天開始寫的,哪知道我病了。
現在天天上班,回到家也是力氣都沒有了,在店裏圍繞著數字高度緊張,
回來哪有餘力寫作文呢?更何況還要編程。
我導師是還沒有發話,但是他一個想起來了可能幾天之内就通知叫我去中期評定了,
到時我非得通宵不可。
回到傢上上網什麽的,我媽就說我天天不知道在網上搞什麽東西,起伏她不會上網,
我哪裏有搞什麽東西,不就是回來瀏覽下網頁寫寫Blog,現在連遊戲都很少會玩了。
她還說我天天飯也不好好吃,晚上不睡覺病怎麽會好,

但是也不能這麽說的呀!
我現在畢竟還是學生的身份,難免有自己的娛樂活動。
現在天天上班,周一到周六完全不休,周六有時還搞到6、7點,晚點的9點多,
我要是天天回來倒頭就睡的話生活就完全沒有意思了,縂要上上網看看片子放鬆一下的吧!
現在我自己的時間真的是很少很少,春節放完之後幾乎就沒有出去怎麽玩過,
每週日都是躺在床上 ,實在沒有力氣約別人出去吃喝玩樂。
我也沒有因爲天天睡眠不足耽誤過工作,上班時候就絕對認真,我媽他們都看在眼裏,
但是我畢竟也使人,也不能對我太苛刻吧!

我跟我媽說想做到5號,10號會有新人來上班,
這5天難道就是沒我不行了麽?
領導天天晃來晃去的,就頂個5天班又怎麽了?我沒到萬不得已也不會開口說不做了呀!
但是我媽完全不那麽想,她覺得我論文完全可以回來就做,
但是我回來能有多少時間?吃完飯就得8點。
而且也不是很簡單的網上搜一下抄幾句就搞得定的東西,
這種東西完全要定下心來做的。
我說可以讓領導再頂個5天什麽的,她就說我要知道領導他不是來做這個事情的,
上次是萬不得已才來頂在上面打賬單的,平時爸爸有很多事情要他做的。
但是我也不是不想做想要晃在家裏的呀,我也有萬不得已的苦衷。
如果老師一個郵件來説10號要中期評定了要我怎麽辦?
而且店裏新招的人說了是10號來,我做到10號勢必脫不了身,
搭檔的那個新來的自己也沒搞清楚些什麽了,那人來了我爸肯定又要我帶人家幾天。
那要是人家說她4月底來怎麽辦?那我就根本不要寫論文了等她嗎?
我天天回來累得寫不了論文也是我的錯麽?我天天也不是瘋在外面。
凴良心講我已經盡力了,能做到的事情都做了,
2月份叫我來上班我也二話不說就來了,我知道家裏的確有人手困難當時不急就沒有推託。
當時是想做個半個月有人來了我就走的,我哪想得到上週才招到人,
而且我媽也絲毫不肯放我走。
她幫領導解決困難那誰幫我解決困難?
我本來是想招來一個人我可以先脫身的,結果我爸媽先讓我領到脫身了,
我就只好認命繼續干了。

最主要我覺得我爸媽都不相信我。我說的好像都是在危言聳聽。
論文的事情好象沒事在家打一小時字遊刃有餘的事情一樣。
我最近真的越來越為論文着急了,而且時間也不允許我再拖個半個月了,
可我媽聼了先把我罵到臭頭,接著丟下一句讓我去找我爸說就走掉了。
他們從來不過問我自己哪裏有困難……

我已經慢慢學會獨立了,現在也不想依家裏人了,
這兩年一直在告訴自己要進步要讓我爸媽開心一點,我也很努力想要這麽做。
但是他們眼裏看到的永遠是我不好的地方,
時不時就翻舊帳來説我,也絲毫不顧及我的面子。
我已經很盡力想要改變從前了,高中的時候的確是讓我爸媽很失望很不開心,
但是我很努力地想要在大專還有專升本讓他們開心,
但是時間在他們眼裏好像永遠只停留在了我高中的時候,
不管做什麽努力,他們都不會看到我的進步,永遠只會打擊我,
不管是學習上還是工作上,從來沒有說過半句讓我開心的好話。

以前一直說我什麽都不做只會跟家裏伸手要錢,現在我春節之後就漸漸不問我媽要錢了。
買PSP我自己的錢,這次買手機還是我自己的錢,我還在拼命想要爲了買筆記本電腦而賺錢。
我不想真的被人家一直說靠家裏,所以我也想出去工作,
但是就一直被我爸媽拉在店裏,似乎我如果不去就是大逆不道,就是不孝。
就算要我接手,也得讓我好好畢業吧!
論文在他們眼裏好像絲毫沒有天天在店裏的那些數字重要,
我要是到時交不出論文畢業不了他們又會怪我不知道學了點什麽東西寫論文也寫不出來。
但是他們給過我足夠的時間去寫了嗎?

我是有做好打算要明天和我爸說,但是還是要做好充分的思想準備。
我從小就怕面對我爸,就像上次爲了在外面做跟他說一樣,
沒幾句就差點閙了家庭革命,
他們反正就不會相信我說的是事實,就總會認爲我在想辦法找藉口逃避責任。
或許我爸那裏還是需要時間去說的,但是論文的事是真的十萬火急,
我沒有辦法天天和我爸慢慢磨蹭到他點頭爲止,他要是不相信我的話我說什麽都沒有用。
其實事情很簡單,家裏我也不會不管,但是我現在才23嵗,好歹讓我出去做個幾年,
等過幾年結了婚外面闖也闖夠了,爸媽又都要退休了,我自然會接替他們的工作。
但是人都想自己過得開心點,現在就給我壓那麽重的擔子我完全吃不消。

不知不覺又發了一大篇牢騷。
其實我這兩天反復在想関BO的事情,生活在現實面前永遠做不到太過理想化。
如果決定做了卻又沒有辦法讓自己做到最好,也是一种不負責任的表現。
我給自己加的壓力,實在是太大太大了……
| [心の休憩]工作日誌 | COM(13) | TB(0) |
2008-03-07 (Fri)
不好意思,拖了那麽久我終于出現了!
雖然2天對於一般的親來説根本不算什麽,可是對於我來説簡直是太陽快打西邊出來了吧!
其實也不是無話可更,只是每次更的時候都很晚了,我邊寫邊瞌睡,
導致2天了都沒憋出個什麽出來!
今天決定要認真過來寫一篇了!笑!

在寫之前去開了一下HOTMAIL郵箱,收到了幾個蠻Shock的消息。
前段時間給我們已經歸國的日語老師發了封郵件,
剛才終于收到了回復,真不容易啊!我以爲地址錯了,寒!
上次也不知道爲啥,給她的郵件裏寫了N多關於Nari的話,
我估計她是要當我花痴了,笑!
因爲她最近日本那邊在放假,她居然告訴我13號要過來上海度假問我有沒有空見面!
OMG,這消息真夠驚人的!
還記得當初06年9月份的時候第一次看到她,
全班驚為天人,從此日語課是人人必上的課程,
只爲了博得佳人的嫣然一笑啊!
之後去年7月,她終于要回去日本了,
最後一天是我送她去機場的,陪著她乘上公寓到機場的車,
陪著她等待辦理登機手續,
還有看著她進入登機口。
我以爲這輩子很難會相見了,真的沒有想到時隔半年,我們再次相見的地方居然還是上海。
一直以來,其實我都是一個很低調的人。
我喜歡的朋友,我可能不會很急迫地想要和他(她)拉攏關係,
也可能不希望別人說點什麽話所以只是默默地用別的方式來維繫友情。
不過這些感情我都會好好地記在心裏,
在之後很長的一段時間,用自己的行動來表現。
對Maki(日語老師的名字)也是一樣。
最後歡送會的時候我缺席了,不想混在那麽多學生中間做一個隨大流的人,
卻選擇在最後一天送她去機場,
或許我心裏還是自私地想要得到她心裏的某個特別的位置吧!
Maki送的披肩一直都放著,很漂亮的西瓜紅顔色,
偶爾也會拿出來戴一下,想著下次見面或許要等到我去日本了。
今天還在和媽媽提及我的日本之行,我說不一定要跟團,
反正也沒去幾天,等到我和Maki聯絡上之後説不定能在她那邊借住幾天,
這樣可以省下不少開銷了吧!
沒想到好消息來得那麽快,Maki的邀約,我怎麽可能錯過!
只是希望到時別被她批評我退化的日語就行了,笑!

趁開郵箱的機會連去了之前說突然結婚了的二姐的MSN Space。
自從實習結束之後,就沒有上MSN,自然也沒有去過誰的Space了。
前面突然在她那裏看見了她說要離開,我不知道這所謂的離開指的是什麽。
是單指離開現在工作的公司呢,還是說要離開上海。
因爲我知道她嫁的不是上海人,難道說她要嫁去外地麽?
如果是這樣真的很捨不得,雖然小時候因爲她的任性和坏脾氣我們有很多的矛盾,
可是隨著年齡的長,我們越來越懂得姐妹的相處之道,
偶爾一次出來小聚也是開開心心的。
之前一直住在並不遠的地方,卻鮮少出來見面聯係,
所以很多消息她也都沒有告訴我。
和她之間有很多很多的回憶,如果她真的要走,恐怕我會淚流如河吧!
二姐,如果你會來到這裡,我希望你可以看到我的這些話,
雖然我已經長大了,我們很少再姐妹談心了,
可是我還是一個偶爾會依二姐你的妹妹,
只要知道有你在身邊我就會有安心的感覺,
真的不想要你離開!不要走……
我已經賺錢了!下次不會再讓你請客了!
我們改天再一起去吃麻辣燙吧!這回換我請!


說了好多,不自覺又說到了傷心的地方,
縂覺得我自己一直在承受別人所很少會承受或者經歷的遭遇和事件。
如果二姐看到這樣懦弱地只會默默哭泣的我,
可能又會笑著說我真傻吧!
我願意,一直被你說我很傻,我是一個離不開你的妹妹,真的!
爲什麽我在乎的人都一個個說要走,說要離開,
海角天涯,我們的心是不是真的還緊緊靠在一起?

前幾天終于到了傳説中的發薪日。
工資是結算2月份的。
爸媽很仁慈地也發給了我工資,這是我開始所沒有想到的。
正如爸爸所說的,沒有想到我人生的第一筆工資居然是爸爸媽媽發給我的。
不知道這算是諷刺還是幸運。
這究竟證明了一些什麽?
之前做過很多工作,干過很多活,卻因緣際會什麽真正的工資也沒有得到過,
反而是這次的無心插柳,成就了我的第一桶金。
我也是在那天才知道原來世界上有一個物品名為“工資袋”,Orz...我果然過得太新潮。
他們說工資袋發完錢以後,員工們還是應該歸還工資袋的,
爲了下次繼續裝工資用。
媽媽開始直接要給我現金,我卻硬說我要裝一個工資袋。
笑!我果然還是個對事物保留好奇心的孩子啊!
媽媽笑著說“好吧!為了你破例一回!”
於是,我就這麽擁有了一個別人所沒有的工資袋了。
而且上面還有著我媽寫的我的名字。
笑言將來要把它傳下去呢!不過估計沒有人會稀罕的吧——||||
這次媽媽給了我一千塊,其實二月份才做了2周而已,
媽媽已經算很厚待我了。

下面放一下這只工資袋的照片留念,
我的攝影真的是很小白的階段,什麽都不會調,
那些拍攝強人們,請你們自動54那其中的技術含量吧!


當真正把錢拿到手以後,卻反而不想要去用它了。
這幾天身上一直只保留著10塊錢,始終還是懷抱著有錢的不真實感覺。
好幾次想買點什麽的時候,反而卻買不出手了,
意識到終于要開始不能什麽都問媽媽伸手要錢了,
用的每一分錢都是自己的,要好好規劃一下。
另一方面,想到今年自己的兩大艱巨的目標,就更加不捨得花錢了,
每花一分錢我都離自己的夢想更遠了一步。
甚至已經下定決心今年不出去買衣服了,真的是非常困難和不情願才做下的決定啊!
總之得到第一桶金的我,真的很開心!

關於工作的事情也有認真考慮了一下。
看到最近爲了公司的事越來越忙碌的父母,
還有不想要他們的心血最後付諸流水的心情,
決定如果一定要我留下繼承家業的話,不再堅持。
只要他們能夠給我3個月的空時間,讓我好好完成我的畢業論文,順利從這所學校畢業……
雖然這樣的決定無非是離我想要的越來越遠,
但是如果現在不好好了解家裏的生意的話,將來這個傢很有可能被我敗掉!
而且只有現在順了父母的意,將來才有可能説服他們讓我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等到一切都上了軌道之後……
自己也正好可以趁此機會積累工作經驗,如果將來有機會的話,更容易找到想要的工作。

剛才在一個親的BO中如此寫道——

我們對於各自的生活不是應該都抱有著不確定的想法嗎?
往往出現很多事與願違的事情,人生總是朝著我們所並不預期的方向走,
可是就是因爲走得很不順遂,走的是不在地圖上的道路,
所以我們更能夠用一顆堅定而勇敢的心面對一切困難與挫折……
不管生活是不是自己想要的,都要堅強面對!


這也是我要對現在迷茫的自己所要說的話,
這就是人生,五味雜陳,充滿著改變的,我的人生!

| [心の休憩]工作日誌 | COM(8) | TB(0) |
2008-02-23 (Sat)
自從代班之後,早就有這個覺悟一周只能休息周日一天,
所以當昨天晚上我媽叫我今天早點起的時候,我認命地接受了這個事實。
這一個多星期來,我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打報紙和雜誌一天的訂單。
對於這種照著數字輸入進電腦的活真的是很容易,
可是就是因爲太容易,當所有的數字都混在一張單子裏的時候,
往往就會發生這樣那樣的錯誤。
在剛開始這個工作的時候,我就在日誌中寫過,
我其實很怕面對這樣的工作,因爲我所打的這些賬單就是錢,
只要一個數字輸錯了,或者是漏輸了,進出就是幾百幾千塊錢。
我一直都自認爲是一個仔細小心的人,
雖然這個班上得是不情不願的,但是我還是想要好好幫忙家裏的事業。
每天面臨著幾千個數字,我腦袋已經是一片混亂,七葷八素了。
雖然每次都會檢查,但是不知道爲什麽,原本很有把握的單子最後卻被一個個挑出了錯。
今天之所以會加班到那麽晚,
是因爲媽媽從下午開始就一直在復查這一周的書單。
這一周以來大部分單子都是我打的,
我也覺得自己有好好檢查過,
可是錯誤量卻非常驚人。
無疑的,如果這些錯誤沒有被我媽檢查出來的話,損失5000塊以上是起碼的。
我媽事後也跟我說,今天是我打的她沒辦法只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沒有說出口的下面那一句話其實我也明白,
如果今天換作是別人的話,估計犯下那麽多的錯誤早就被炒了。

因爲我們辦公的空間很小,
媽媽只好在地上坐著查帳單。
看著媽媽那樣辛苦,已經不再年輕的她還要這樣坐在地上,
她可是老闆娘啊!
人來人往很多同事都看在眼裏,可能換作別人一定會顧及一下面子、形象或者是威嚴吧!
可是媽媽完全沒有,什麽都親力親為。
爲了幫我收拾爛攤子,就這麽在地上坐了5、6個小時。
每次當她問及我這裡那裏的錯誤時,我總是回答不上來,
我根本就想不出到底當時腦子裏是中了什麽邪了。
媽媽其實也沒有嚴地罵我訓我,
可是今天我卻讓媽媽上班上到有史以來最晚的時候。
媽媽只是一直笑說我把她害慘了。
我也很慚愧,今天哪怕只是一個高中生也一定會做得比我好吧!
當初我居然還會興誓旦旦地說我會做好的,既然做了就會做到最好。
現在看來,都是最冠冕堂皇的場面話了,我成了一個笑話吧!
雖然或多或少也有別人的原因,不過最大的問題是在我身上。
現在雖然上班,但回來還是會做以前休息在傢做的所有的事,
每天的睡眠只有3、4個小時,然後第二天上班的時候面對數字就渾渾噩噩。
我果然是個最不負責任的人。
今天的工作我完全不敢有任何的怨言,因爲返工到了那麽晚都是因爲我的問題。
勞心、勞力、勞命。

我或許真的沒有我自己想象中那麽強大,
我或許並非像大家所說的那樣很拼,
我或許就真的不是可以拿來當多大一回事的人,
像是一個扶不起的阿斗,試圖想要證明自己不是爛泥卻暴露了很多的缺點。。

我還是高估了我自己。


今天下班時已是晚上9點半,我們還什麽都沒有吃過,
看著需要我伸出手拉一把的媽媽,困難地站起身子,腰已經快要直不起來的樣子,
我唯一能夠做的也只是在心裏暗暗發誓下周一定不能再犯錯。
今天對我而言是一個教訓,雖然拼命得想要彌補,但還是拖累了很多人。

那些最簡單的事,反而更考驗著自己的能力。
不管做什麽,真的都不能輕視它,
放一顆心在工作上,責任感並非只是說說而已,要真的有才好!

下周的目標,並非是想要把工作做得多好多好,
只要不出錯,已是萬幸!


另外,今天是Kame的生日,本是要做回訪的,
可是實在是力不從心了,才睡了不到4小時而已。
相信明天過去大家的BO這將成爲最熱門的話題,
不過還是想要在自己的日誌最後,不免俗地說一句,

Kame,生日快樂!請一定要將自己變得更好,更強大!

| [心の休憩]工作日誌 | COM(19) | TB(1) |
2008-01-03 (Thu)
哈哈,別驚訝,我並沒有又去哪裏幫誰打工了,
我還不想那麽快就被工作綁死了,能夠在傢多逍遙一天是一天。
昨天太哈皮了,哈皮到沒想到報應來得那麽快……
昨天一覺睡醒已經下午2點了,Orz...小祕千萬別看到這裡= =+
然後我媽回來告訴我今天店裏人手不夠,
老爸出差去了北京(切,帶麽不帶我去的,班麽倒要我去上的),
領導請假去外地喝喜酒2天,
於是乎我就被我媽今天拎去了店裏幫忙。

昨天又瘋到淩晨3點半,睡了不到4小時就被我媽抓起來,
好久沒有適應這種朝九晚五的生活了,通常是晚上不睡,白天不起的“夜間職業者”,
早上起來真的還有蠻重的起床氣的,習慣性地坐在床上發呆發了3分鐘……
9點不到隨車到店裏就開始了今天不忙也不閑的代班工作了。
其實説忙我真的不忙,沒幾個人要我配書的,
因爲外面書到處亂堆的,只有堆的人才知道方位,
我過去很陌生的動作就會很慢,反而會越幫越忙,所以大家一般也不讓我做事,
通常我都是兩手插口袋來回亂走。
說閑麽我也不得閑,我媽那雙眼睛時時刻刻盯著我,
和同事瘋了幾句就被她賞了好幾個白眼。

說實話在自己傢的店裏工作真的很輕鬆,並不是說別人不敢指使我做這做那的,
大家都知道我的性格不拘小節,從來不會端什麽大小姐的架子,誰讓我做事都OK的。
說輕鬆呢是因爲環境熟悉,周圍的同事大家都認識了6、7年,
過去幾年我比較多放假去店裏幫忙,所以跟誰都認識,
現在就算不去店裏幫忙了,這幫同事也會時不時出來吃飯唱歌打桌球。
所以對我來説,從來都不會和誰誰誰客氣或產生疏離的感覺。
不要看他們都是外地來上海打工的,但是他們人都挺純樸的,不會耍什麽心計,
大家一起幫忙店裏也總是同心協力。
這樣的感覺真的很好。

還有就是基本上店裏三分之二的客戶我都認識,
大家看到我都好熱情哦!
這次真的有很久沒在店裏出沒了,客戶們看到我也挺愛和我話話家常。
最主要麽還是我嘴巴比較甜,沒辦法,做生意嘛嘴巴不甜不會哄人是做不好的。
所以看到男的就馬上叫叔叔,看到女的馬上阿姨叫出口。
有的關係特別熱絡的還會主動幫店裏帶掉點稍微有點滯銷的書,
所以我也算得上我們店裏一寳了吧!
(其實本來想說鎮店之寶的,但是想想還是表把話説太滿,毆)

或許是從小就是吃這行飯長大的,縂覺得對著書我就會覺得很親切。
也對這個市場的行情基本很了解。
比如今天到了新一期的《輕音樂-日韓版》,
平時來説這個版本的《輕音樂》挺好賣的,但是今天書一拿上手我便明白肯定供大於求。
因爲從封面來看現在喜歡日本視覺系的畢竟在少數,
而封面中摘錄出重點的J+消息又不多,所以絕對不會吸引很多人。
一直接觸這一行其實早就培養出了一定的嗅覺敏銳細胞,
看雜誌的銷路也都十拿九穩。

還記得在前年寒假的時候,也有一次到了這本《輕音樂-日韓版》,
當時印象很深的是因爲正值淡季,因爲種種原因手上的這雜誌突然多出200多本。
至於爲什麽會多出來的,由於關於商業機密,所以我在此就略過了。
總之我媽他們看到一下子多出那麽多都沒想法了,愁得要死。
可是我卻氣定神閑,胸有成竹。
我過去看了眼當時的雜誌封面,日本那面是修二和彰,而韓國那面是BOA。
搬來這些雜誌的都是些大老粗,想當然他們是不懂行情的,
他們全部把BOA那面朝上對著客戶。
而當時剛放完《野豬》,想當然Kame和P都是紅在當頭上,
我過去簡單地把所有雜誌都選修二和彰的封面朝上,
效果立竿見影!
那個時候文廟下午還是有蠻多學生來買書的,
於是我和姐姐就在外面一會一本,一會又一本地全部賣完,
那天多出的這200本居然下午銷售一空,他們都傻眼了。
我笑說其實再多個100本左右都不成問題,不過人不能太貪心,市場總會飽和的。
於是從第二天起,不單是天天有學生來問這期《輕音樂》還有沒有,
連那些大客戶也不時來詢問我們。
那次我們可得意的勒,走路都有風了^^v

言歸正傳,今天去上班,體會最深的的確是生意一年不如一年,
當年文廟的盛況早已不在,很多熟悉的面孔已經不再出現,很多都轉行了。
今天甚至上午都根本沒很多客戶來,別説下午根本就沒怎麽做成幾筆生意。
不過下班前發生了一件很洩氣的事情,
就是因爲下午我媽要算帳去了樓上,於是我就坐在她位置上看著外面的情況。
而我舅舅也是在店裏幫媽媽做事的,負責記賬和收錢。
我這個人從來都不太注意假鈔的,所以我根本就不會驗甚至也不知道怎麽驗的。
他們都知道我的情況,
所以下午有幾個小生意給了50或100的我舅舅都會看一眼再讓我收起來,
我其實就負責收錢和找錢而已。
後來我媽下來了,在快關門的時候我媽開了抽屜把錢拿出來,
我媽當然經驗豐富了,她的手絕對是驗鈔手,基本上她看一眼或摸一下假鈔無可遁形。
這個時候抽屜裏有2張100,一張是前面剛經過她自己手收進來的,
另一張應該就是下午我和舅舅收進來的。
我媽一看馬上說不對,這是張假鈔,問我是從誰那裏收進來的。
我其實也沒有注意太多,説不上來,我媽忙打電話問舅舅是收了誰的100元,
我舅舅回憶起來了,本來以爲應該可以沒事了,
但是我媽說這種事就算知道是誰別人應該也不會認了,
我們只好自己吃虧了。
其實做我們批發生意的都曉得,批發要賺100塊不知道要賣掉多少書,
所以我真的很鄙視那個拿錢來混的人。
其實説實話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我,因爲誰都知道我完全對假鈔無概念,
我對假的唯一的概念就是看一眼左邊沒有人像就是假的,
不過這招在十幾年前適用,現在的假鈔水平已經早就超越過去了。

不過我還是挺懊悔的,沒有幫上什麽忙卻反而越幫越忙,
這種驗鈔最基本的常識是生活中必須具備的能力,我往往因爲懶得研究而吃虧。
因爲今天的教訓,下回真的要好好跟我媽討教驗鈔經驗了,
我也不想再像今天這樣害得店裏和自己莫名地蒙受了損失。

其實很多人都會戲稱我是“小開”,說我將來起碼有家族產業可以繼承。
我自己也反復在考慮這個問題,我到底要不要將來也走上這條路。
但是這幾年在這裡工作的經驗累積下來,我明白這行飯也不是那麽容易吃的,
商場如戰場,爾虞我詐根本就是家常便飯,
我這種少根筋的或許銷售行做生意也不一定在行。
其實我是一個很沒有野心的人,我縂覺得錢夠平時花就好了,及時行樂比較重要。
但是真正自己做生意的話絕對不能這樣,
否則不但在商場上無法有建樹,連底下的人可能也鎮不住。
我真正想做的或許還是能夠開傢自己的十字綉小店,
以興趣為我自己的工作,這樣的人生才會真的開心,
不過,這個人世間,真正能夠做到這樣的人又能有多少呢?

人在江湖,往往身不由己。

如果我將來不幫忙父母的話,那店要怎麽繼承下去?
我也不可能真的讓父母活到老,做到老啊!
讀了那麽多書,縂還是想能夠幫他們分擔一點,讓他們過點好日子,
真正能夠讓他們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像現在那麽辛苦被這個店綁住。


人真的很矛盾,或許再過幾年我受過挫折才能真正看清適合我自己的道路吧!
| [心の休憩]工作日誌 | COM(8) | TB(0)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